風從海上來——東西部教育協作的“閩寧樣本”

币游国际官方app

2021-06-03

  新華網銀川5月22日電(記者艾福梅)德國哲學家雅斯貝爾斯認為,“教育的本質意味著: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 ”  自2000年閩寧兩地建立教育共建幫扶協作關係以來,福建堅持對寧夏支教教師不減量、學生資助不停歇、資金投入不間斷,代表更先進教育的“海風”持續吹向六盤山下,搖動了一棵又一棵“樹”,推動了一朵又一朵“雲”,“山”與“海”攜手譜寫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歷史篇章。   “再窮不能窮教育”  在熱播電視劇《山海情》中,福建幹部“吳主任”回憶自己初到寧夏西海固地區,看到“老師蹲在地上,拿樹枝來教學生識字”“學生坐在沒有門窗的教室裏瑟瑟發抖”時眼淚直流。   戲劇源于現實。

福建閩寧辦原常務副主任林月嬋先後40多次來到寧夏,年逾古稀的她在一次採訪中回憶初來寧夏看到的教育現狀説:“心裏很難受,就覺得這些孩子絕對不能再耽誤了,第一代貧困後面的窮根,必須要靠這些孩子來拔,那他們就必須要受教育、有文化。

”  扶貧先扶智,扶貧必扶智。 在閩寧協作開啟第四年,兩省區建立教育共建幫扶協作關係。 這些年,兩省區教育聯席會議輪替召開、從未間斷,對口幫扶協議一年一簽、接續實施。

  距離寧夏首府銀川不到四十公裏的閩寧鎮,是6萬多西海固移民從荒灘上壘起的“新家園”。

這裏有一所特殊的小學——閩寧鎮第二小學,也被稱為閩寧鎮角美小學,2016年8月由福建漳州臺商投資區角美鎮無償捐資三千萬元所建,校園內閩南特色濃鬱,紅瓦潤目,飛檐流翠,閩南文化展板隨處可見。

  “我們把樓也被命名為‘行美樓’‘角美樓’,既蘊含了‘造就美麗的人’的教育理念,也通過這種方式讓學生永遠銘記來自福建的恩情。

”該校政教處主任陸麗説。   如今,780名西海固移民孩子不僅可以在寬敞明亮的教室裏讀書寫字,還可以用平板上課、戴VR觀察蝴蝶的四個生命周期,參加象棋、機器人編程、無人機飛行等社團活動。   五年級二班學生楊馨經過半學期的學習,不僅會組裝無人機,還能操控無人機“上天”。 “我看到了學校的全貌,感覺自己超越‘凡人’了。 ”這位小姑娘興奮地説。

  像角美小學一樣有著深深福建烙印的學校在寧夏還有很多。 據統計,21年來,福建累計在寧夏原貧困縣(區)和閩寧鎮捐資億元,新建改擴建中小學校96所,購置圖書萬冊、教學設施設備4000余套,資助貧困學生萬人次。   “白鷺飛向大山,是想要把更多的小魚帶回大海”  2020年8月,懷揣著“做點事情”的樸素想法,47歲的陳秀虹從福建惠安縣第一中學來到寧夏同心縣豫海初級中學。

雖然做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但她還是被“震驚”了:既震驚于山區學校硬件條件比想象好不少,也震驚于學生學習基礎比預計還差太多。

  第一次月考成績也給這位東部重點高中教師極大打擊。 “我是師范學校碩士畢業,從小學到高中都教過,積淀多,課堂生動有趣,孩子們很喜歡也很享受,但考試成績就是有差距。

”  適當調整課堂教學、增加課後練習、督促記住知識點……在期中考試中,娃娃們成績提升了,這讓陳秀虹松了一口氣,“我不能丟福建老師的臉!”她説。   從2000年10月第一批福建省64名優秀教師踏上黃土地,到目前已有超過1200名支教教師和高校志願服務者“接力”扎根寧夏,為一代代山裏娃照亮走出大山、走出貧困的希望之路。   “福建老師”,是他們的共同名字。

  六盤山下至今還流傳著最美支寧教師李丹的故事。 2006年秋天,獨生女李丹瞞著父母,赴隆德縣第二中學支教,她在教學之余,翻山越嶺走訪貧困學生,自掏腰包為學生添置生活用品。 不幸的是,回到福建不久她就被確診白血病。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李丹依然叮囑父母,把剩余的醫藥費捐給寧夏的貧困孩子。

  福建莆田英語教師楊明,因為一雙雙清澈而渴望的眼睛,歸期一延再延,至今已“超長待機”在寧夏支教7年。 她所教的495名學生中,已有320人考上了大學。

  “能夠來寧夏支教是一件光榮的事情。

這種情感從最初的不舍得離開,慢慢變成一種責任感。 我還會繼續待下去,做一名‘愛的星火燎原者’。

”楊明説。   福建老師帶來的,是比海更廣闊的世界。

在他們的影響帶動下,網絡、多媒體等現代化教學手段在西海固的課堂教學中得以有效使用,先進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得以落地。   楊明精心研課,創新“分層教學法”,將當地英語教學從“啞巴式”變為互動式。 陳秀虹不想讓學生把語文與死記硬背劃等號,每堂課前,她自己講論語故事,還讓學生輪流展示課外閱讀成果;她帶學生練書法,指導他們在觀察的基礎上寫作文,而不是背誦模板作文……  “一年時間很短,傳遞的知識有限,但如果能為孩子們推開一扇窗、埋下一顆種子,燃起他們對外面世界的向往,就已值得。

”陳秀虹説。   “授人以漁,星火燎原”  合唱隊裏引吭高歌,運動場上身姿矯健,“家長大講臺”上秀“別人家的爸爸媽媽”,周末走進圖書館、敬老院……作為一所生源多為外來務工子女的小學,銀川市興慶區第二十二小學的“四點半課堂”和“家校共育”搞得風生水起。   這一切,很大程度上源自該校黨支部書記張恒的一次福建行。

2018年4月到6月,張恒被選派至福州市鼓樓區桐盤中心小學跟崗實踐。 在那裏,他深切感受到東西部在教育理念、教學管理、學生視野方面的差距,也一直在思考哪些能“學以致用”。   “學校各具特色,不能簡單照搬,綜合考慮我校實際情況後,我決定把著力點放在美育和家校共育上,用藝術滋養學生,引導家長更多參與到教育教學中。

”張恒説。   跟崗實踐也促成了校際合作。 去年,張恒帶著四所學校10名教育工作者到福建開展教育教學交流,今年6月,福建學校也將來寧夏回訪。 “越走動,越親密,大家都能受益。 ”張恒説。

  師資,是教育之本;校長,是學校之魂。

在閩寧教育合作框架下,寧夏不僅從福建“請”進來優秀的“新鮮血液”,還把本地師資“送”過去學習先進的教育理念和管理經驗。   據統計,截至目前,已有2萬余名中小學教師參加了福建省“國培計劃”或福建高等院校的線上或線下培訓學習,300余名職教老師成長為“雙師型“教師。

而自2015年起閩寧實施人才“牽手工程”以來,寧夏已有200余名中小學校長到福建挂職鍛煉。

  支寧教師也在為培養當地師資“發光發熱”。 從福州市第八中學來到閩寧鎮第二中學支教的地理老師鄭守德,在發現學校地理學科教師普遍較年輕、經驗不足時,已有近20年教齡的他主動“傳幫帶”:開設公開課、鼓勵年輕教師參加學科教學比賽、幫忙修改教案等。   今年4月,他還牽頭聯係福建省中學地理學科曾呈進名師工作室到寧夏開展送教送培活動,近兩千多名寧夏地理教師參與現場或線上研討。

“教老師比教學生作用更大,教師是不變的,學生是流動的。 ”鄭守德説。

  八閩春風沐六盤,山海攜手育英才。

如今,閩寧兩省區學校間結對幫扶數量由2所增加至198所,其中8所本科高校和40所職業學校全部實現“一對一”受援,協作內容也從最初的福建教師單一來寧支教,拓展到校長教師互訪、人才聯合培養、學科課程共建、科研聯合攻關等所有環節。

  而每個傾盡全力付出的身影,都在時空中清晰定格,澆灌出鮮艷的花朵。 小時候受到福建支寧老師資助的馬曉霞長大後如願以償,成為家鄉海原縣的一名鄉村教師;在支教老師鼓勵下戰勝病魔的骨癌患者段亞妮,也成為一名醫師;李丹最後時刻仍在惦記的寧夏貧困女童王巧琳也在反哺李丹年邁的父母……  “寧夏之行,相較付出,收獲更多,孩子們回饋于誠摯的情感,當地老師讓我們更懂敬業之心。

”鄭守德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