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祖国荣耀与人民幸福——体育事业发展中的西藏70年(上)

币游国际官方app

2021-05-24

新华社拉萨5月22日电题:为了祖国荣耀与人民幸福——体育事业发展中的西藏70年(上)新华社记者王沁鸥今年,西藏迎来了和平解放70周年,新西藏的体育事业发展也已走过了70个年头。 从红旗插上珠穆朗玛峰,到西藏运动员闪耀世界赛场,再到体育事业红利惠及高原群众,新西藏的体育史,与西藏在祖国大家庭中得解放、谋发展的轨迹深度契合、同频共振。 这是一部高原体育人勇攀高峰的历史,是一部西藏各族同胞以体育为纽带书写团结佳话的历史,也是一部新西藏以体育为抓手、不断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历史。 在地球之巅书写祖国荣耀1960年5月25日凌晨4时20分,是被载入中国体育史册的时刻。

王富洲、屈银华、贡布三位勇士,将脚步踏上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顶峰。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登上地球之巅,也是人类历史上首次从位于中国一侧的北坡登顶珠峰。 这是一次充满生死考验的攀登,也是一次特殊的国家任务。

当时,珠峰北坡一直被西方探险者视为“死亡路线”。 1960年,苏联单方面退出要联合完成的原攀登计划,中国决定,自主攀登珠峰!但国外舆论普遍认为:“没有外国人参加,中国人肯定上不去!”在严重的经济困难和严峻的外交形势下,一个新生的共和国要向世界证明:中国人,能行!“我们知道,全国人民都在注视着我们。 ”登顶勇士、藏族登山家贡布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说,“哪怕只有一个人,我们也要登上去!”对于贡布和登山队中的队员来说,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渴望将五星红旗插上地球之巅。

因为,那面旗帜代表了新生的希望,也是时代给予的召唤——那是几年前的贡布,根本无法想象到的命运之变。

贡布出生于1933年的旧西藏,生下来就是属于贵族庄园的农奴。 在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下,占总人口95%的农奴没有生产资料和人身自由。 在家乡聂拉木,贡布每天出劳役,还要提防庄园主的拳脚相加。 他从没想过,自己日后会登上那座耸立在家乡不远处的世界最高峰。

1951年5月23日,西藏和平解放。 从此,包括体育在内的各项事业发展,在雪域高原进入了崭新的历史时期。 1958年,国家体委访问团来到西藏,为攀登珠峰招募队员,30多名藏族青年男女入选。

他们几乎全部出身于农奴家庭,其中便包括已逃出庄园、光荣参军的贡布,也包括后来成为首位从北坡登顶珠峰的女性——登山家潘多。

“如果没有共产党,没有西藏的解放,我还只是一个农奴。 ”回忆往事,贡布动情地说。 在1960年的珠峰攀登中,除登顶的贡布外,藏族队员中有9人攀至海拔8500米处,4人抵达海拔8100米处,7人到达海拔7790米处。 他们后来成了中国高海拔登山的第一批主力军。

1960年国庆节当日,西藏登山营,即后来的西藏登山队成立。

1964年,以西藏登山营为主力的中国登山队登顶希夏邦马峰,是人类首次登顶该座山峰。 此后,西藏登山的光荣传统代代传承。 1975年,九勇士再登珠峰,首次测得珠峰米的高度数据;1988年,中日尼联合登山队实现珠峰南北双跨;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在珠峰峰顶传递;2020年,珠峰高程测量圆满完成,测得珠峰米的最新“身高”……中国登山每一项国家荣誉的取得和国家任务的完成,都有西藏登山运动员的身影。

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西藏登山运动员与全国各族登山人一道,铸就了“不畏艰险,顽强拼搏,团结协作,勇攀高峰”的登山精神。 时至今日,它依旧是体育能够提供给国人的宝贵精神财富之一,激励不同时代的中华儿女披荆斩棘、锐意进取。 以体育纽带凝聚民族团结今年79岁的藏族老人普巴,同样常常回忆起70年前。

他依旧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见到解放军,和在解放军营地看球赛的经历。 普巴的家位于昌都市江达县岗托村,紧邻四川省德格县。

1950年10月,昌都战役打响,岗托村是解放军进军西藏的桥头堡,被誉为“西藏解放第一村”。

那时,解放军在村里驻扎了一年多。 小普巴发现:“他们和之前的藏军不一样,从来不打骂人。 ”战士们修路、通水、通电,还修了个简易篮球场,“我们小孩子经常去场边看热闹,球赛结束,解放军还会给我们分吃的。 ”普巴说。

和当年的贡布一样,彼时的普巴仍是一名没有自由的农奴。 那些在球场边和解放军在一起的日子,是他童年里的第一抹亮色。

昌都战役的胜利为西藏和平解放奠定了基础。 进军过程中,解放军在各地修建简易体育场地,制作器材,宣传现代体育知识。

在藏族群众开始认识解放军、认识中国共产党、认识社会主义祖国之时,体育成了拉近汉藏感情的纽带,以及启蒙现代文明的载体。 1952年初,西藏第一支藏族男子篮球队,以及以爱国青年联谊会社教班藏族女青年为主组成的女子篮球队在拉萨成立;赛马、射箭、摔跤等民族体育活动在各地农牧民间开展;中共西藏工委团委还先后组织藏族爱国青年的足球、篮球队,赴内地观摩学习,返藏后组织表演赛,促进了西藏与内地的交流。

70年来,这种交流从未中断。

从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开始,西藏代表团便从未缺席,并持续组队参加全国城市运动会、民族运动会和各单项锦标赛等。

1998年,第一届全国体育援藏工作座谈会召开,到今年已召开了六届。 目前,西藏共有336名青少年运动员在对口援藏省区市训练,还有109名内地运动员注册在西藏训练比赛。 “十三五”期间,国家体育总局向西藏转移支付亿元;吉林省和西藏签订冰雪项目后备人才培养合作协议;江苏省体育局与拉萨市体育局签订“十三五”合作框架协议;2019年,天津援藏工作队组织昌都市实验小学学生与中国女排队员魏秋月、张萍远程连线,将“女排精神”带到西藏青少年身边,鼓励孩子们成为民族团结的践行者。 而在高海拔山峰之上,各民族登山队员共同面对生死考验,结下了兄弟般的深厚感情。

2020年珠峰高程测量中,汉藏登顶队员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中,于珠峰峰顶停留150分钟,创造了中国人在珠峰峰顶停留时长纪录。

当时,大本营出于安全考虑,要求队伍尽快下撤,但所有队员共同决定:不拿到完整数据之前,绝不下撤。 在直播画面里,人们看到有的队员脱下了羽绒手套,徒手操作仪器,这在峰顶极有可能造成冻伤。 为了不妨碍读数,藏族队员普布顿珠甚至没有佩戴氧气面罩,在珠峰峰顶无氧工作。 “150分钟不是简单一个纪录,在空气稀薄地带每多停留一分钟,都增加一丝危险。 ”中国登协副主席王勇峰说,但为了祖国的事业,队员们团结一心,共同进退,为中华民族共同的体育精神,增添了新的注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