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或将为其无理举动付出代价

币游国际官方app

2021-06-06

  董一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近期,瑞典最高法院驳回了华为就瑞典邮政和电信管理局(PTS)对华为和中兴两家中国公司发布5G网络建设禁令的诉讼,事实上为禁令的执行亮了绿灯。 1月19日,瑞典完成了相关的频谱拍卖活动,根据PTS相关规定,参与频谱拍卖的公司不得使用华为和中兴的设备与技术,同时要保证在2025年1月1日之前将华为和中兴的设备拆除。

事实上,瑞典政府此举完全属于政治操弄的无理决定,将会给中瑞关系带来长期恶劣的影响。

  PTS辩称,其发布的禁令是基于瑞典军方和安全部门评估华为中兴设备“具有安全风险”而做出的决策。

然而其指控却毫无客观依据和合理评估,显示了其此番决定完全在技术层面上站不住脚,而是在国内反华逆流和域外干涉作用下作出的严重错误决定。

  近年来,瑞典国内长期存在的对华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偏见愈发膨胀,在一些影响中瑞双方政治互信的事件发生后不仅不反思自身问题,反而将其视作“对瑞典价值观和主权的挑战”,国内保守派及意识形态顽固派越窜越高,变本加厉地对双边关系乃至中欧关系进行破坏。 疫情暴发以来,瑞典成为欧盟成员国中对华最不友好的国家,其外交大臣和卫生大臣公开炒作“疫情责任”、病毒溯源等问题,其政客甚至鼓吹欧盟在香港议题上对中国采取制裁措施。 因此,瑞典作出错误决定,完全是借“中国威胁论”炒作泛化毒害国内政治生态与社会舆论,进而走上一意孤行的黑路。

  与此同时,在美国前政府不断打压封杀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的背景下,瑞典的错误举措自然离不开美国外交和安全部门的幕后影响。 瑞典主流媒体《每日新闻报》曾报道美方就排除华为参与瑞典5G建设对瑞典施压。 美国驻瑞典大使曾公开表示“很高兴瑞典为5G建设作出了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一样的决定”。

中国外交部对此犀利指出,事实证明了美国才是真正搞威逼利诱、胁迫外交的国家,其在自身竞争力不足的情况下刻意做出一系列恶劣举措来损害中国企业的正常利益。

  瑞典作出排除华为的错误决定是对于自由开放的国际经济贸易秩序的严重践踏,也破坏了中欧经贸合作的大局。

商务部发言人就瑞典排除华为的举措指出,瑞方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以所谓国家安全为由,将中国企业排除在瑞典5G网络建设之外,违反了世贸组织基本原则和国际通行规则,损害了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求本国企业禁止进口和使用中国的设备和技术,这是赤裸裸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令瑞典作为自由贸易支持力量的声誉大为蒙羞。

  与此同时,此举也违背了中国和欧盟在经贸领域持续相互融入、进一步促进双向市场开放的发展方向。

2020年底谈判圆满收官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更预示着欧盟和中国进一步向对方敞开市场怀抱的意愿,欧盟在中国电信市场的投资准入水平大幅提升。 然而,正如欧方在谈及中欧经贸关系时经常强调的“对等”原则一样,无论是中国与瑞典的经贸关系,还是科技关系乃至双边关系的各个领域,都应本着相互尊重、相互开放、平等包容的精神去看待。

事实上,瑞典的沃尔沃、HM、宜家、ABB乃至爱立信等企业均从中国持续对外开放和市场深化进程中获得了巨大经济利益,而这与瑞典方面出于政治情绪和“被害妄想”关闭本国电信市场形成鲜明反差。

  可以想见,瑞典方面的措施会在双边务实合作上造成严重不良后果。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表示,中方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也曾指出,如果瑞方在5G建设中将中方特定企业排除在外,那不可能没有后果。

  事实上,从瑞典商界的角度已经清晰认识到了本国政府举措的危害性。

以爱立信为例,该公司99%的营业额来自海外,其中8%来自中国,其2020年利润能够保持增长的主要动力在于中国5G基站市场订单。

与此同时,中国5G市场中爱立信和诺基亚分别占据10%左右的份额,其销售总额将远远超过瑞典5G市场。

同时,爱立信与华为等中国企业在供应链上也形成了密不可分的联系。 在汽车、零售等领域,瑞典大企业在华利益远超其本土。 从推己及人的角度来看,如果追求双方企业待遇上的“平等相待”,那么受损失更大的一方亦不言而喻。 同时,瑞典政府的种种举动恰恰在败坏其国家和企业在中国民众中间的形象与观感,对其在中国长期性商业利益影响也十分不利。 而据媒体报道,爱立信的总裁鲍毅康已经向瑞典商务大臣阐述阻挠华为对爱立信和本国的不利影响,代表了瑞典商界的理性声音。

  然而,解铃还须系铃人,解决中瑞关系种种掣肘障碍的关键还在于瑞方能否及时反思自身作为而改弦更张,否则将会在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的迷障中继续沉沦,并为此付出巨大代价。